呢喃

呢喃

呢喃 散发着浓重古木气息的房子里,除了自己心跳的声音,只有墙上挂着的摆钟发出沉重而无力的咚咚声。它搅碎了我的思绪、回过头,只见我碎了一地的记忆,斑澜着,有点刺眼。我拾起一片碎片,那里面,他从后面拥住她,将头深深埋进她的发丝,一脸宠溺。她笑靥如花,飞舞的发丝招摇着向我炫耀着她的幸福。我含笑,轻轻闭上眼,继续聆听古钟低吟。我没有悲伤,只是有点孤单。与别人无关。
如果时间可以定格,我要将所有幸福装进水晶瓶,让它们不再流失。我要在我的世界画上一颗不灭的星星,不会再有黑暗与害怕。轻抚黑白琴键,让美丽的乐章在我的世界流淌。就让寂寞的小蜘蛛陪我吧,让它用我的孤单为我的心编一张冲不破的网,不再让忧伤进入。让我跳完这最后一曲优伤的舞,让我的青春最后一次任性。烟花绽放,烫伤了我的脚尖,烫伤了我的舞。烫破了华丽的谎言,露出赤裸裸的真相,面目狰狞。
原来,洒脱是一种防备,防备着不被看穿软弱。到底是谁为自己的心上了锁,把别人的心隔在高墙之外?一直以来,我们都爱着自己的故事。原来,握在手里也不一定真正拥有。那么就让我放手飞翔,还它自由,也给自己一片天空。命运不见得每次都给我们选择的余地,逃避不一定躲得过,面对不一定最难过,孤独不一定不快乐,放弃也不一定不再拥有。世界这么花,晃得我睁不开眼,我就想这样沉沉地睡去,忘记雨打风吹花飘落,忘记烟花散尽徒悲伤。我想做回那个小时候的梦,把洁白的蒲公英捉到玻璃瓶中,是否如此这样就能将幸福留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