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“猎杀计划”

完美“猎杀计划”

商小亮对算命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,他特意让商文良卜了一挂。商文良告诉商小亮,阴历十七、十八都是好日子,只要在12月2日杀人,肯定不会遇到麻烦。可到头来,他们还是难逃牢狱之灾
戴上手铐的商文良应该明白,他是毁在了自己手里。故事以悲剧开始,同样有一个悲剧式的结尾。
农村里面,像商文良这样年纪的人被奉为长者,接受晚辈们的崇敬。然而商文良没有做到长辈该有的礼仪,因为他看上了侄媳妇商美娟。为了得到侄媳妇,商文良利用算命 专长 ,掐算出侄子将有血光之灾,需侄媳妇与属虎的发生关系才能破灾,恰巧,他就是那个属虎的人。这究竟是圈套还是天意,只有能掐会算的商文良自己知道了。
在外人看来,这简直是一场闹剧。但却因此而引发了一个堪称完美的 猎杀 计划。
神算子 与 朝拜者 商文良是鲁东地区某市的一名乡村风水师,自幼研习风水书籍,对山水地势颇有见解,经常帮别人看看建房、造坟的位置,有时也帮乡邻算算八字之类的。在文化教育水平相对落后的农村,商文良的风水学很受欢迎,是十里八村公认的 神算子 。但凡谁家有婚丧嫁娶,村民都习惯找他给选日子。更有甚者,当地一些官员也是他的座上客, 不信医生信鬼神 便是对这一现象最直观的描述。
村民们对商文良趋之若鹜源于他精湛的算命水平。关于商文良的传闻有很多,据说他曾受过高人指点,也曾到国内某着名的风水大师那里学艺,看守所里的商文良证实了这一说法。初中水平的商文良对风水算命颇有研究,为此他不惜专程到泰安报班学习。指导他的老师是一个在八字预测方面响当当的 大师 。2007年到2009年间,商文良多次到泰安参加他举办的风水算命学习班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培训,加之以前在村中积攒的人气,学成归来的商文良立刻被村民奉为 神一般 的人物。
在商文良的众多 朝拜者 中,其表侄子商小亮或许是 中毒最深 的一位。
商小亮还有一个哥哥,兄弟俩都已过了适婚年龄但还过着单身生活。实际上,曾有不少人给商小亮说媒,不过跟每个姑娘都处不了多久就分道扬镳。农村婚恋观念非常强,这个年纪的单身青年被视为老大难。那段时间,商小亮诸事不顺。
商小亮的父母亲因为儿子的婚事特别着急,二老私下合计可能是家里风水有问题。于是,他们专程找商文良帮忙。
商文良没有推辞,到商小亮家瞅了一眼后说,商小亮生活不如意的确是因为家里的风水问题导致。想解决也很容易,只要把房门朝向改改就可以。商小亮父母按照商文良要求改了门框方向。此后,商小亮竟然真的通过别人介绍找到了媳妇,并且因为做化肥农药生意而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。
商小亮觉得,是商文良改变了他的命运。
灾难预言商文良与商小亮本是表叔侄关系,现在又有了共同爱好,可谓亲上加亲。从那后,商文良经常以各种理由到商小亮家中走动。商小亮的妻子商美娟颇有姿色,在村里经营一家理发店。商文良见过商美娟几次后就有了邪念。可自己毕竟被尊为长者,他一直压抑着这份感情。不过,趁商小亮不在家,商文良就故意去理发店坐着,跟商美娟唠闲嗑。
2009年6月,从泰安回村的商文良找到商小亮。商文良说,在泰安学习时,他按照师傅的指点帮商小亮算了下八字。结果,商小亮在2014到2016年间会有大灾难。痴迷算命的商小亮一听急了,脱口询问该如何破解。
商文良说,破灾的办法就是让他媳妇尽快与属虎的人发生性关系,并且这种关系必须保持到2018年才能终止。
让妻子跟别人同房,而且还要支持,商小亮心里起初也很挣扎。丈夫的异常反应让妻子有所察觉。几次询问,商小亮跟妻子讲了这个难以启齿的破灾方法。商美娟先是一惊,没过多久,心疼丈夫的她黯然接受了。
据商美娟介绍,起初她根本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,可耐不住丈夫整天在她面前唠叨。时间改变了商美娟的思想,她逐渐相信丈夫嘴里的那套有违常理的说辞。
可到哪里去找属虎的?见商美娟面露难色,商文良开口说, 我属虎,实在不行就 见此,商美娟大致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当天,两个人睡在了一起。
商文良诡计得逞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平均每三四天他就要求侄媳妇与自己发生性关系。有时候,甚至在商小亮家里进行。
商美娟曾经想终止这段关系,可商文良却说,商小亮2014年到2016年间会有大灾难,因此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至迟要到2016年才能结束。
荒唐关系引发的杀机商美娟的丈夫商小亮有所不知,除了商文良,妻子还有另外两个情人,一人是外来淘金者卢可家,另一人则是在镇政府工作的商大山。
纸包不住火,这些混乱的男女关系最终被商小亮发现了。随后,商美娟遭到了丈夫商小亮的一顿毒打。可商小亮不知道,他的妻子在卢可家那里也受了莫大委屈。
原来,卢可家早就让商美娟与商小亮尽快离婚,被拒绝后,竟然拿着弹簧刀威胁对方。
卢可家这一举动让商美娟既反感又恐惧,如果说在此之前她只是考虑与卢可家断绝关系,现在已经转变为下定决心不再与卢可家往来。所幸,丈夫打来的电话救了她,虽然回家后挨了一顿暴打也总好过被已经疯狂的卢可家欺负。
如果卢可家就此放弃,他的生命就不会在几个月后陨落。相反,商美娟回家后,他仍不断地通过电话短信骚扰,威胁商美娟尽快办理离婚手续,并扬言杀她全家。
商美娟实在不堪其扰,几天后她把卢可家说过的话一字不落告诉了商小亮。听完妻子叙述,商小亮倒吸一口凉气。他觉得,卢可家这种挑衅行为已经威胁到了他的安全。商大山得知这一情况后也心生寒意,因为卢可家不只知道他在镇政府工作,还知道他的家庭住址以及儿子就读的学校。两个人一致认为,卢可家的确会对他们有所行动。
事情因商美娟引起,她的心里慌乱如麻,情急之下赶紧打电话把商文良叫到了家里。商文良又一次施展他的看家本领 算命。商文良说,如果不把卢可家杀死,商小亮、商大山两人有大凶,可能会危及性命,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,杀死卢可家,一了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