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叫我一声兄弟,我竟无以为报

你叫我一声兄弟,我竟无以为报

你叫我一声兄弟,做兄弟的却不能再见你,岂不悲乎!
  遥想当年,我们情同手足,虽为异姓,但形影相随久矣。那年我们喜欢钓鱼,经常一同住在我外公家,周末一起钓鱼。那年我们在水库尾的水泽里捉了那么多小鲫鱼,两百多条,我们将其全给了我外公,没有带回家哪怕一条,最终那些鱼有一大半葬身猫腹。我还记得我爷爷奶奶不喜欢你,甚至有几次赶你走,也曾多次不让我和你玩。
  记得初中,我们还是一个班,你有一次翻楼梯,却掉了下去,我害怕极了,你站起来拍拍灰尘,对我说:“你都不拉我一下。”然后若无其事的回教室上课。还记得那次你和老鬼在机房不知什么原因打起来了,我就站在一旁,没有帮忙,甚至没有伸手制止。直到那个学期期末,你真的离开了学校,从那之后我只见过你一次,那次我们在小学打球,你和竹子又打起来了,我和奇子拉开的。后来,以及后来的后来,我们没有再见过。
  有一次,奇子问我:你还记得朱吗?我笑着说记得啊,好久没联系过,关系不怎么样了。奇子说:“你知道吗,朱告诉我你是他最好的兄弟!”说完奇子生气的走了。我和你是最好的兄弟,这关系超过了和我们一起长大的奇子,我却不自知,是我的错。
  今日听闻噩耗,你就这样走了,彻底的离开了我们,是车祸,就在昨天。我不敢相信。我不愿相信!你知道吗,这几年我每次回家都回去找你,你总不在家,而今年我再有几天就要放假了,我已经准备好回家我们一起打球,一起好好喝一餐的。你知道吗,我准备好了向你道歉,这么多年,你当我是兄弟,兄弟却再也见不到了,我心里很惶恐,很愧疚,我这个兄弟愧对你。
  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  你叫我一声兄弟,我后悔啊!后悔我们连一张合影都没有,后悔当初你打架我没有帮你,后悔没有在我爷爷奶奶赶你走的时候站出来反抗,后悔没有联系你,后悔那声对不起没有早讲!我后悔啊!
  对不起,朱。作为兄长的我今生不能见到你了,如果有来生,你一定不要遇见我,不要和我做兄弟,因为我不配!
  伤之甚,悲之切,恨之深,悔不当初!
  兄弟,一路走好。愿只有二十岁的你,在另一边快乐。
   --愚兄 顿首
   二零一五年元月二号 纪念我的兄弟 朱 愿我们的友谊,永世长存。